怎么说才能尽量减少对孩子的伤害

[复制链接]
2561 0 admin 发表于 2018-12-8 20:57:46
家长来信:
因为某些原因,孩子父亲无法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现在孩子慢慢长大,不知道将来如何跟TA解释,是说离异还是说已故或者是其他说法呢?
怎么说才会尽量减少对孩子的伤害。


儿童心理咨询师葛磊答复:
家庭中有些情况与一般家庭不同,要怎样对孩子说明,才能尽量减少对孩子的伤害,在此给出一些建议。
不说假话。
真相有时并不容易看清,真话有时的确很难说出口。要说出真相,通常都需要自己先理清事实,接纳承认,梳理好相关的情感情绪,并找到合适的表达,这些都是需要花费时间精力去完成的。
而我们首先可以做到的就是不说假话。
因为一旦假话出口,就会造成一种隔阂,进入一种恶性循环之中。
偶尔我们就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比如彩虹是怎么来的)为了尽快摆脱孩子的纠缠而说了假话(天使用画笔在天上画的)或者幽默的回答(那是电视里那头拉出彩虹糖的长颈鹿的食物),当孩子再次提问时,我们做出变更(有时可能还需要承认自己敷衍TA,请TA原谅),那是不会造成很大副作用与后遗症的。
但如果我们就一些涉及到存在的基本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如何出生,我有可能成为什么样的人之类的问题),也就是与孩子的出生、父母身世等相关的问题,说假话,哪怕是以“为TA着想”而编造了一些说法给到孩子,都会带来很大的副作用与后遗症。
随着孩子智力的发展,TA会就回答的各种细节提出问题。我们就会不得不对细节进行补充、再补充。也就是说为了维护说出口的假话,编造更多的假话。
说假话的副作用与后遗症,并不单是为防止最初的假话被戳穿要不断地进行补充编造,也不单是不断补充编造会消耗很多精力那么简单。
在精神生活中,这种编造会一直延伸,蔓延到编造者对世界的认识的方方面面。假话会从一个细微之处开始逐渐隐晦曲折或者干脆直接地联系到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本来所谓的三观,就是会在各种细微之处体现出来的。当假话编造到一定程度,编造假话的人就会生活在两个不同的精神世界中,这种分裂会使他深陷痛苦。尽管人们可以发展出各种防御痛苦的心理机制,但这些心理机制并不能改变痛苦存在这件事本身,而一个深陷痛苦的人是很难付出孩子成长中所需要的爱与耐心的,除非有着特别的支持,比如有着从内在生发出来的信仰,而信仰与偏执、盲信只有一墙之隔。
在现实生活中,为了维护假话,为了应对孩子见长的智慧,家长可能无意识地疏远孩子以免自己在言行中显露出与假话不相符的部分,但孩子在成长中是那么需要家长心身俱在地陪伴在他的身边,看到TA希望照顾者看到的方方面面。
又或者家长为了维持必须的亲密,或严厉斥责或委婉恳求,以防孩子对那些细节追问,但这些措施往往并不能起到维护假话的作用,相反它会使孩子更有兴趣。通常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可能会演变成:
1、家长不允许孩子追问细节的部分,这个不允许可能被孩子误解为不允许探究事物,孩子可能会将这种不允许泛化到各个方面。在探究事物是什么、事物如何产生、事物如何运作等涉及世界的探索方面,孩子有可能部分或完全地放弃探究或禁锢自己的好奇。而这种放弃与禁锢在内在精神生活中可能会逐渐发展为对追求智慧的放弃与对生命力的禁锢,至少会有极大的影响,随之会逐渐地在外在现实生活中表现为对学业没有兴趣,对成长没有渴望。
2、孩子仍旧想要弄清楚事实真相,但同时TA在潜意识层面接收到家长不愿孩子追问的信号,于是TA可能采取把相关的一些想法压制下去的策略,投身学业与成长。当TA成年之后,发现真相时,孩子有可能会感觉到被欺骗被背叛。同时,孩子的内心始终留存着一个心结,尽管TA努力发展自己,但会有很大的精力被这个心结所束缚,也就不能自由自在地运用自己的心理能量,有可能形成无法享受快乐或者无法取得自己想要的成功等情形。即便孩子在学业与日常生活方面都表现良好,但在TA的成长过程中,不得不面对一个过于矛盾的家长,这将使得TA在人际与情感方面存在某些困难,比如无法与人保持一个合适的心理距离,过于近或过于远,这都可能会使TA陷入情感痛苦中。
3、上述两种情形的各种混杂形态。
总之,说假话所要付出的代价相比于说假话所能达成的效用是九牛与一毛的比例关系。
真实地面对自己的需要,如实地看到孩子的能力。
不对孩子说假话,同时看到自己需要慢一点来面对与处置这个问题的需要。
当孩子问到相关的问题时,如实地向孩子说明现实情况,这里猜想可能会涉及到的回答有:
1、你有爸爸。(妈妈在生你之前,遇到你爸爸,然后有了你。你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有爸爸妈妈。)
2、你爸爸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他住在XX,我们住在这里。)
3、因为一些原因,你爸爸现在需要住在那里,而我们需要住在这里。
4、妈妈还没有想清楚怎么样来向你说明那个原因,所以请给妈妈一些时间去考虑,怎么来向你说明。
在理想的状况下,这几条回答,通常是一条说过以后,过一些日子,当孩子的心智发展了,提出新的问题之后,才需要说后一条。
以真诚而节制的态度去面对的话,这四条可以帮助你赢得一些自己去面对思考这个问题的时间。但妈妈需要履行自己的承诺,花时间去思考自己的处境,与孩子所面对的疑惑。

在妈妈需要用这些说法去回答孩子的时间段里,可能会遭遇情绪情感上的困难,猜想可能孩子会哭闹着要爸爸,或者拒绝和妈妈说话等。妈妈需要先处理自己在这个事情上的情绪情感,这样才能更为有效地接纳孩子的情绪,明白孩子只是在表达TA的心愿,TA的各种情绪都是常态的。接纳涵容孩子的情绪,同时坚定地告诉TA:有些事现在无法达成,妈妈也很希望能帮你达成这些心愿,但是现在做不到。
孩子的情绪情感和心智等等会一起成长,这通常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当孩子从小有妈妈作为TA情绪情感的容器,TA渐渐地就会把这个部分内化到自己的心里。换句话说,如果孩子从小有一个能够接纳TA情绪同时坚守基本原则的温柔而坚定的妈妈,那么孩子慢慢就会在成长过程中,慢慢学会妈妈安抚自己所使用的那些方法策略。渐渐地,孩子在遇到一些事情,被激发起一些情绪后,孩子是可以自己运用这些方法策略来安抚自己的。这是孩子自然具备的学习能力,但那些安抚自己的方法策略是需要有机会去运用才能慢慢熟练起来的。
当大部分时间里,妈妈都能够温柔而坚定地面对孩子的各种情绪风波,那么当妈妈感到自己的情绪被强烈激发,以至于无法安抚孩子也无法平复自己的时候,妈妈要真实地去面对自己的需要,告诉孩子,你需要一点时间去平复;同时,妈妈需要能如实地看到孩子的发展能力,给TA运用自己的能力来对自己进行安抚的机会。
在回答之前,对需要回答的问题做透彻的探讨与思考。
履行对孩子的承诺,花时间去深入思考这个问题。事实上一个问题的背后有着很多其他的问题。它们可能会是:
这个问题为什么会是一个问题?它是否引发了很多令人不舒服的情绪情感,它引发了什么?为什么会引发这些,而不是其他的?
这些情绪情感反映出我自己的什么需要与特质?这些需要,我如何看待它们?我是否会通过什么方式途径去获得满足?我为什么满足自己这些需要,为什么不满足那些?
这些特质是怎样在我身上形成的?我和我的父母分别有着哪些相似,又有着哪些不同?我与父母的经历有着哪些相似与不同?我如何看待这些相似与不同?我是否能够自由选取我所需要的来自于我父母的特质?
我和我的孩子有着哪些相似之处,又有着哪些不同之处?我和我的孩子的经历有着哪些相似与不同?我所经验的某些部分是否在我孩子身上再次重演?这个重演是如何发生的?我将如何帮助我的孩子去面对TA生活?我将如何去帮助TA成长?

建议和其他人一起做这个工作,因为这个工作是艰巨的,需要有人支持来完成。
当然会建议与自己能够信任的专业心理咨询师在心理咨询的工作框架内探讨。
因为专业训练使得心理咨询师能够更好地处理自己的情感与需求,不会出现因情绪激烈而无法聚焦在探讨上,或以帮助你为名来满足他自己的某些心理需要,比如倾诉自己的情感故事、或是为打发无聊而闲聊等,这将使得探讨比较高效。
因为专业训练也使心理咨询师在咨询中尽可能地保持客观中立,他们不会宣扬自己的价值观,他们可以帮助你预防因视角固着而得出偏颇的结论。心理咨询师会尽可能从你的处境与需要出发来考虑,来帮助你构建起一个更为广阔的精神与情感的内在空间,从而可能获得更多新的视角与灵活性,也就更可能看到不同的未来。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您完全可以当做废话,您的生活由您自己来决定。

本文作者为思而优儿童心理发展中心儿童心理咨询师葛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荐阅读

精选文章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SZsieryou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8-2026 hfzzhf 本网版权归苏州思而优儿童心理发展中心所有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