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父母起诉离婚期的儿童,咨询师应该怎么做游戏治疗?

[复制链接]
1652 0 admin 发表于 2019-1-8 10:37:36
作者:张玮



“老师,我不需要来做咨询,需要做咨询的是我的父母。”
“老师,你能帮我吗,你能让我爸妈不要吵架吗?”
“老师,我爸妈总是让我选择以后跟谁一起生活,我不知道该选什么……”


01

根据现代心理学的研究,可以将创伤分为两类:一类是极端事件带来的创伤,例如暴力、虐待、性侵等;另一类是在母婴互动过程中,婴儿或儿童长期浸泡在恶劣的环境中,得不到养育者的回应和反应造成的创伤,这一创伤会持续贯穿在孩子的成长经历中。
最近几年,有一个让很多产后抑郁的母亲非常痛苦的画面,就是当她抱着自己孩子的时候,孩子总是哭,无论怎样安抚都不起作用,但如果换一个人来抱,孩子很快就能安抚下来。
这种情况让妈妈非常受挫,同时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婴儿对非言语的信息更敏感,能够用身体来感知情绪。婴儿不安和紧张的表达,会妨碍养育者的情绪和照料能力的展现,而这种不安全的依恋也会给孩子带来创伤。这也是我们在咨询室中常见的问题。
根据民政局最新统计的数据来看,每年结婚与离婚人数的比例是5:2,也就是说,每10对新人结婚,就会有4对夫妻离婚,离婚已经成为我们身边的普遍现象。但是,离婚并不意味着一定会给孩子带来创伤。结合上面的创伤类型,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有些父母离婚后孩子不但没有明显的问题,反而发展得很好,社会功能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02

为了让离婚家庭中的孩子顺利成长,在咨询中我们需要这样做:
首先,我们跟这个家庭要有一次初始访谈。初始访谈只需要家庭中的一个人来,爸爸或者妈妈都可以。我们用20~30分钟的时间来做接待工作,让他了解我们的机构能否帮助他的孩子,是否需要安排咨询、推荐合适的咨询师、约定好咨询时间。
其次,第一次正式咨询的时候,我们要邀请家庭成员一起来。每个面临离婚的家庭必然是一个张力很大的家庭,背后一定有许多故事,如果咨询师能够见到完整的家庭,就可以有更多的了解,对咨询很有帮助。
我们通常让孩子自己在游戏室里,父母在另一个房间,一次咨询通常是50分钟。前25分钟,我们会跟爸爸和妈妈有个交流,了解他们对咨询的想法和目标,剩下的时间我们会进入游戏室跟孩子独处,同时给夫妻创造一个会谈的环境。
游戏室里有很多玩具,对于一个正常的孩子来说,当他处在压力状态下,玩耍是可以缓解压力的。一般来说,我们建议爸爸妈妈跟我们到游戏室里,孩子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玩,然后我们跟父母交谈,孩子如果愿意可以参与到我们当中,如果不愿意就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玩。当我们跟父母交谈的时候,很多孩子都会一边玩,一边听我们在讲什么,有些孩子会插话进来,有些孩子则默默地自己一个人玩。这时候家庭的运作就展开了,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这个家庭的模式。
比如,我们能看到在夫妻双方有张力的情况下孩子是什么反应,他会靠向谁、支持谁,还是会保持中立。这样的方式有一个好处,就是让父母当着孩子的面,诉说家庭中的困难和问题,这既是孩子想要知道的,也是夫妻最关注的。

03

一个孩子有心理方面的问题,可能是因为他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困难,这个困难一般跟情绪相关。一个人的情绪出现问题,持续得不到改善和解决就会产生一些症状。如何帮助一个孩子处理情绪?让他在游戏室里感到被积极地关注和响应,同时让他成为空间的掌控者。这样,他就能够在游戏室里发展自己。
我们跟孩子独处的时候,要采用非结构式的工作方式。我们不需要给游戏设定一个主题,而是让孩子按照他喜欢的方式去玩,我们只需要在旁边跟随就好。治疗初期,孩子并不一定会谈到他的父母,我们不需要去刻意强调,只需要给孩子足够的空间。随着工作的进展,我们可能会逐渐触碰到孩子敏感的问题。
我遇到过一个孩子,从进入游戏室开始,就不停地跟我说话。虽然他也在玩,很随意地抓一把沙子,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跟我说他的爸爸和妈妈的问题。孩子有这样的表现,说明父母之间的冲突给了孩子很大的困扰。这个孩子的语言能力很好,能够跟人顺畅地交流。我们在第三次咨询的时候,孩子跟我说:“我最大的希望就是父母不离婚,如果他们俩不离婚,我就是最幸福的孩子,可是照现在的局面,他们俩走不到一起了。”
实际上,孩子也在不断地做一些评估,只是,有些孩子能够用语言表达出来,有些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发展较慢,不能表达出来。不过,他们都清楚现在的局势和接下来的发展,也很关注父母之间的变化。如果咨询到了这个阶段,下一步就需要做一些心理教育工作,需要邀请父母过来,跟他们讨论目前所处的状态:理想的离婚应该是怎样的局面,在如今的局面里还有哪些问题是不能解决的等。


04  

怎样的离婚是比较理想的状态呢?
首先,夫妻双方的情绪不要太激动。
其次,在跟孩子谈话之前夫妻之间要有交流,尽可能以孩子利益最大化为原则,让孩子处在稳定状态。
最后,孩子的养育者是谁,孩子经常住的地方就要给谁。
心平气和地去谈未来的规划,可以给家庭带来新的经验。一般来说,如果夫妻双方比较成熟,孩子成长得较好,我们不需要做太久的工作,一个星期一次,二十几次工作就可以了。
面对离婚起诉期的家庭,心理咨询承载了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给夫妻双方一个彼此交流的空间——有些个案会在交流中找到新的感觉。
我记得有一个个案,咨询了一段时间后,他跟我说:“张老师,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你这里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谈话,但是回到家就又开始吵架了。”我问他们是否考虑找一个婚姻家庭咨询师来开展工作,也许改变了工作方向,夫妻之间可以重新考虑离婚这件事。
当然,有一些家庭在咨询期间就离婚了,夫妻之间不希望再有任何交流,这时咨询师就要跟孩子单独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游戏室承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对孩子来说,游戏室和咨询师是相对稳定、可控、可以协调的空间,在这个心理空间中,孩子可以跟咨询师保持亲密的关系,在游戏室里咨询师跟孩子都是舒适、放松的,这时孩子的心智能力得到了发展,跟人的链接能力也得到了发展。
带着这些能力,孩子开始在社会中跟他人建立舒适的关系,这时候就意味着咨询工作可以结束了。


文章由开森心理微信公众号整理。原创思而优心理咨询师张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荐阅读

精选文章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SZsieryou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8-2026 hfzzhf 本网版权归苏州思而优儿童心理发展中心所有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