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虐待与依恋理论》1989--(8)

[复制链接]
3464 0 葛磊 发表于 2018-11-5 11:26:23
本帖最后由 葛磊 于 2018-11-5 11:43 编辑

Child maltreatment and attachment theory

Patricia M.Crittenden and Mary D.S.Ainsworth   1989


儿童虐待与依恋理论

Patricia M.Crittenden and Mary D.S.Ainsworth   1989




内部冲突

其次,我们假设焦虑型依恋会与个体内部相互冲突的冲动相关联,在例如虐待的一些极端情况下,这些冲动可能会导致被认为互相矛盾的行为。


虐待。当然,这其中的极端情况就是受虐婴儿。在生物学上他注定与主要照料者形成依恋,但他的经验告诉他,这个依恋对象可能是痛苦和伤害的来源。有证据表明,焦虑型依恋的孩子对父母既回避又愤怒,并且寻求过度的亲密。同样,我们预期面对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的父母,受虐儿童是既防御又保护的。事实上,许多关于儿童虐待的调查都受到了阻碍,因为即使调查人员充分保证孩子不会受到父母的报复,孩子也不愿意指出父母的罪行。人们发现,受虐儿童(尤其是女孩)会照顾他们的父母,如同父母和孩子的角色被颠倒了一般(Flanzraich and Dunsavage, 1977; Morris and Gould, 1963; Steele and Pol- lock, 1974);这种行为与Bowlby强迫性照顾的概念并无二致,这既是维持与依恋对象亲密关系的一种方式,又是否认自身对被照顾者深刻愤怒的途径(Bowlby, 1973)。

我们预期施虐母亲会对孩子表现出类似的矛盾情绪,尽管这孩子是母亲拥有的,并且也会爱她的那个人。事实上,孩子对母亲侵扰行为的愤怒可能被母亲解释为拒绝,并触发她自身对孩子的拒绝。孩子对母亲使用回避反应,或者经常随意地向陌生人寻求亲近,这两者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母亲不想养育孩子,但她既不想证明没有她孩子也可以生活下去,也不希望得到别人的支持。最后,尽管希望建立更加令人满意和安全的关系,受虐青少年和施虐成人还是会选择可能导致痛苦关系的人作为伴侣。在发展关系的过程中,许多人会无意识地谨小慎微或猜疑他人,并且过度要求他们所熟识的少数人给予关注。当目前的关系不再让人满意时,他们可以很容易地突然进入一段新的、似乎更有价值的依恋关系。然而,他们与父母和/或先前伴侣的矛盾关系仍然是充满压力的,苛求、不信任和充满敌意的模式很可能没有改变。此外,有一种合理的可能是,这类个体将其配偶和孩子均视为潜在的养育来源,而非养育的接受者。


忽视。在忽视的情况下,其矛盾之处在于,那些极度需要他人安慰和支持的个体很少去寻求安慰,或者当他们接受安慰的时候似乎无法真正被安抚。在与母亲短暂分离的压力下,受忽视儿童会无助或无目的地在房间里走动,以此来应对自身对于母亲的需要(Crittenden, 1985a; Gaensbauer and Harmon, 1982)。忽视孩子的成人在面对发展新关系的机会时,其反应是退缩和/或否认孤独与愤怒感(Crittenden, 1988a; Polansky, Gaudin, Ammons, and Davis, 1985)。


应对父母

第三,虐待的不同类型与儿童在与父母互动中行为的不同组织形式有关。此外,这些组织形式可能随着个体发育功能发生改变,并反映受虐儿童相互竞争的各种欲求。这些结果所反映的是发展方向的变化,而不是婴儿阶段发展进程的阻碍。


虐待。在与母亲的互动中,受虐婴儿表现得比其他婴儿更为困难;然而有证据表明,这种行为模式与直接的人际情境,而非婴儿的先天气质方面相关(Crittenden, 1981, 1985a)。此外,他们的母亲对这种行为的回应往往是回避和/或惩罚婴儿,从而加剧了他的痛苦。这样的母亲在满足孩子的尝试中只能感到非常沮丧。如果她不能学会对孩子的行为暗示作出恰当的感知和回应,如果她的孩子不能学会取悦她,那么我们预期冲突会变得越来越严重,从而进一步将婴儿至于危险的境地。

事实上有证据表明,在将近一岁时,许多受虐婴儿已经学会了适应他们的母亲。首先,他们抑制自己的愤怒迹象,然后学习容忍母亲的干涉而不抱怨,甚至顺从她的愿望(Crittenden,1988c; Crittenden and DiLalla, 1988)。通过这样的行为,他们将互动的性质从互相愤怒改变为表面合作和顺从。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许多年龄较大的受虐儿童也是被动、恐惧、警惕和顺从的(Green, Gaines, and Sandgrund, 1974; Ounsted, Oppenheimer, and Lindsay, 1975)。

然而,并非所有受虐儿童都能完成从抗拒到顺从行为的转变。特别是如果孩子无法预测什么会让父母高兴或生气(例如在虐待与忽视中,见下文),那么他或她就几乎不可能抑制某些行为,并有选择性地展示其他行为以取悦母亲。因此到两岁时,受虐儿童发展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回应方式来应对与施虐父母共同生活的痛苦:消极、抗拒,或是强迫性顺从。


忽视。对于忽视孩子的父母,他们的孩子所形成的回应方式是不同的。和受虐儿童一样,受忽视儿童在焦虑或压力下想要接近他们的依恋对象。然而,与受虐儿童不同的是,他们已经了解到自己的母亲对他们的信号是没有回应的。他们了解到,他们无法沟通自己的需求,并获得母亲的合作。鉴于这一经验,大多数儿童将会强化他们的要求。如果这样可以奏效,那么他们很可能会维持一种强烈的、粘人的、苛求的行为模式。相反,如果他们的母亲几乎不对经过强化的依恋行为作出回应,他们可能会变得抑郁和孤僻,或者完全忽视他们的母亲,转而寻求其他方面的满足。此外,焦虑、苛求的儿童和积极、无组织的儿童努力从环境中得到回应,因而他们可能成为他们母亲的压力来源。如果他们通常反应迟钝的母亲对他们的强烈要求感到沮丧和愤怒,那么孩子就可能会充分体验和虐待与忽视(见下文)相关的人际情境。



通篇阅读请查阅:儿童虐待与依恋理论19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荐阅读

精选文章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SZsieryou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8-2026 hfzzhf 本网版权归苏州思而优儿童心理发展中心所有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